Tuesday, 8 July 2014

中国人需要学会尊重反对派

前面转了两篇帖子。一篇李承鹏说需要宪政来反腐。一篇反驳说西方宪政陷入新自由主义泥沼,多个西方国家经济停滞,政府债台高筑。

李的博客中并未说宪政是否要利用西方宪政,不知反驳者何以就上来扣帽子西方宪政。扣上就扣上了,又说西方宪政陷入困境,尤其是在印度,就要全盘否定西方宪政,好像中国人民的生活很幸福,超越了西方国家人民似的。反驳者继续声称中国整体目前是精英选举,确保上位的不是庸才。然而并没有论证这所谓的精英选举是否就能达到真的反腐目标。

反驳者声称李没有看到中国传统制度的优点和欧美制度的致命缺陷。中国传统制度的优点有多大?现在的经济建设成绩就可以掩盖腐败问题,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就可以推论出传统制度优于欧美制度吗?欧美制度现在碰到了一些问题,就表示其缺陷是致命缺陷吗?

进而,如果中国传统制度是指共产党建国以后或者文革结束以后的制度的话,六十年的历史,就意味着和欧美制度的截然对立,需要从根本上排斥欧美制度的主要思想和设计吗?

因为这些疑问,我很高兴李承鹏的博客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力,甚至有人不舒服了,要出来反驳了。这种争论恰恰上中国最需要的,最终将设立公共议题,为进一步的法治设计和程序打下思想的基础。

很不幸,不知是谁,为着认为这反对者的观点比李的观点高明,就要关闭李的博客,从根本上消灭李的思想。殊不知,恰恰是因为中国传统制度和欧美制度有根本不同和差异,中国社会需要李小鹏式的不同观点持有者,反对派。任何制度的改革和变迁都会涉及到当权者利益问题,政府的反对派在利益上的本质倾向从根本上对整个社会有利的,有利于反腐的。

在我看来,我们还需要更多不同的观点,杨小凯,刘晓波,达赖喇嘛,赵京,许志永,柴玲,许多许多,进入社会的公共讨论空间,无论这些人是否接受了海外资金的赞助。

从社会角度看,只有在人文思想上兼收并蓄,在公共空间中百家争鸣,才能对人性做出更深刻的探索,对制度设计和实施做出更卓越的社会实践。

秉承人性,让每一种观点激荡起来,才是反对派们应该获得的待遇。中国政府不能再延续文革和六四时期的做法,很多中国人也需要学会维护和自己相反观点的人发表意见,才能算学会尊重反对派。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