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September 2008

浅言三鹿事件中社会责任的错位--不能承受之重

超出自己的作文能力了,先勉强发上来吧,欢迎修改,发布自己的版本,本人放弃
所谓的版权。毕竟太草了。

从今年3月份起各地有结石宝宝发现到8月1日三鹿汇报发现收奶程序中出现问题,
到今天9月13日,卫生部给出官方说法,民众仍然疑云重重。

这里我暂且假设官方结论正确,出问题的环节是奶农或者奶霸往鲜牛奶中添加三聚
氰胺造成奶粉受到污染。这个假设让我联想了一些事实,

有一次在旅游景点,我俯身到地上捡起几片吹散的纸片,塑料袋,和塑料瓶,放入
旁边的垃圾箱。没有想到,一位中年女士,戴着白袖套的手臂,持长长的铁夹子,
把塑料瓶取了出来,同时带出了一些纸片和塑料袋,缓缓地在风中飘落。我试着想
和她说两句,"您好,您是景区的工作人员吗?"。她抬起头,但是不停把眼光转向
垃圾箱。"是的。""您工作很辛苦啊。"她转过头来,警惕的打量了我一下。"那些
纸片和塑料袋也需要回收的。"她收起眼神,讪讪的走开了。留下我俯身再去捡风
吹散的东西。

不知怎样,我就想起这位女士来,她有没有子女,她是否会选择三鹿奶粉喂养自己
的子女?

我还记得SARs的时候,上海的一家医院请求临时工留下,帮助医院照顾病人,许诺
增加百分之五十的工资。但是所有的临时工都撤离了,返回她/他们的老家。

再看看开药的医生,三鹿的质检工程师,甚至为你做性服务的临时伴侣,掌权的官
员,人人都只想这一票快点结束,我想快点赚到我的那一份,然后结束。你只能哀叹,

这是个人人都只会用脚投票,却不会为自己的行为付责任的国家?!

佛教讲铭印,说的是人心。你看看网上对于三鹿的唾骂,就知道基本的是非观,在
中国并不缺少。中国公民并不缺乏分辨基本善恶的能力。可是这样的事情泛滥了,
你心中就会建立起坏的铭印。人心散了,你想不为恶也不可能。你甚至会认为这些
恶事,是在尽自己的一份责任。包括我们现在集体诉讼中碰到的电信的员工,法官
等等。

从社会的角度看,卢梭曾经说,

"责任和自由是对应的概念,责任事实上--虽然不是时间上--以自由为前提,
而自由只能存在于责任之中。责任是唯独存在于上帝和邻舍的约束中的人的自由。"

我们现在的自由又是怎样的呢?迁移居住地,对不起,户口问题可不是闹着玩的。
工作的人们,有所谓公务员,合同工,临时工,教师,外企员工,改变角色,你试
试看?于是,依照权力的大小,你能分享社会所创造的多少财富,已经预先定义好
了。这样的这些制度,便于人们推卸责任,而不是让自由的人们负起自由的责任。

人的基本的自由没有,就没有责任的建立。也就没有现在这个社会理性变革的开始。

附,三鹿是个国营企业,本文所谈,十分肤浅,深入下去,可以探讨公有和私有情
况下的长期责任机制应该如何建立。我认为无论如何,言论自由都应该是扭转中国
这个社会体系的核心,根本,和开始。这一点和其它现代国家并无不同。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