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June 2008

通过反对黑箱监管的诉讼来建设言论自由

本人于去年提起了这个诉讼,http://yetaai.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html,反对电信互联网黑箱监管,很多网友给予了关注和支持。虽然今天还远没有集聚到足够的社会力量,但一年多和许多网下网上朋友打交道的经验,让我坚信,这是一条建设言论自由的可行的道路。从与朋友们的对话中,我觉得很多朋友对这个诉讼有许多不清楚的地方,需要得到澄清,这个诉讼才可能为公民社会所需要的言论自由的建设做出可能的贡献。

1):互联网监管一旦撤销,是否会造成言论失控,甚至社会动荡?

这个诉讼并不主张马上彻底撤销互联网监管。监管应该依法办事,透明化,法制化,分清事前和事后的追究责任机制。这才是这个诉讼的主张。

它的目标在于建设性,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就我个人来说,任何时候,我都决不不会在反对一样事情上化太大功夫,除非它真正阻碍了建设一样好的新事物。现行的黑箱式监管,是一种言论上的压制,对于言论自由,市场公平竞争,都产生了极大的负面作用。以最近的汶川地震为例,网友对学校校舍建筑质量的质疑,就被政府以及商业监管代理,如新浪,豆瓣等网站屏蔽。这对公民参与公共话题讨论的心态,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由于缺少这种质疑的声音,未来校舍建筑市场能否建立公正透明的竞争机制,成为了一个大大的疑问。没有这种公正透明的机制,可持续的高质量的校舍建设,就是一个虚幻的东西。

所以,是现行的黑箱式监管造成了公众的心理失衡,为腐败提供了逃避公众监管的空间,造成了诸如“很黄很暴力”之类的言论失控,为社会的未来埋下了隐患。撤除黑箱式监管,打开言论空间,让腐败无处藏身,为社会尖锐矛盾的解决提供公开,谈判式,法庭审理式的解决方式,刻不容缓。

2):这个诉讼的证据和法理不够充分,同时被告方应该是政府部门,而不是电信公司。

这个质疑法律上的技术性比较强。我目前认定的是,这个诉讼的证据和法理都是充分的。http://www.lawlee.net/archives/826.htm,本讼律师李立对此有详细的评论。

至于被告方应该是谁,我的逻辑是最起码电信公司应该是被告方之一。技术上的一个原因我曾经在案件最开始的时候就说了,“最终我定下来起诉中国电信,尽管我不知道它是不是长城防火墙的运营主 体,就算我知道谁在负责这个东西,我也很难起诉它。按照中国法律,必须是直接 的厉害关系才能起诉。我是中国电信的客户,问题路由器在其管理网段内,我只可 能先起诉它,否则法院根本不会受理。”而如果本讼能够获得公众支持,最终胜诉的话,我认为从这个诉讼的目标看,电信还是政府部门作为被告,差别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有网友能成功起诉政府部门,欢迎和本人联系,本人乐意做出哪怕是很小的贡献。那将是本人的荣幸。

3):作为个人,搞这种诉讼是危险的,你正在和政府唱对台戏

作为个人,我尊重并遵守中国法律。许多网上网下的朋友提醒我,中国的下位法及其实施和宪法有许多冲突之处,使我得以认识到遵守中国法律的困难。本人坚持“让我们互相救赎”的精神,听取公众的劝诫,听从内心的引导,力争使自己的行动符合法制的精神。

欢迎并督促党和政府秉持善意,以开放的心态促进中国社会向法制社会,进而公民社会的转型。

4):这个诉讼没有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所以没有可能得到公众的支持

本讼已经获得了部分公众的支持,到目前为止,可以确认有3名网友报名参加共同诉讼。名单我会持续更新在集体诉讼的那篇博客中,http://yetaai.blogspot.com/2007/08/blog-post_22.html。另外,特别要感谢的是周曙光,毛向辉(群智基金会),Rebecca Mackinnon(Global Voices online),Richard Stallman (FSF,Free Software Foundation),Robert J Chasell (FSF), Joseph Huang (RHK),李永峰(亚洲周刊)的支持和工作。限于篇幅和能力,我在这里列不出所有曾经支持,鼓励我的网友和她/他们的帮助,仅致歉意。同时,我相信,只有继续努力,才对得起这么多朋友的付出,才对得起我们共同的将来。

是否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我不想在这里争辩。我宁愿假设有足够多的中国公民认识到这个诉讼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基于这一假设,我想在此指出一点,对于本诉讼能否得到公众支持的问题,每一个读者下结论之前,能否问一下,自己是否支持这个诉讼,能否做到下面建议中的任何一点?

5):如何支持这个诉讼?

a, 如果您有什么意见,请给我发送电子邮件。

b, 参加集体诉讼,http://yetaai.blogspot.com/2007/08/blog-post_22.html 。

c, 捐款。请朋友们推荐一些稳健的财务管理方式,这个方面我希望做到百分之百的不出纰漏。廖冰兄人文基金会,牛博等有一定公信力的平台,如果愿意帮忙管理这个捐款,请和本人联系。

目前我开通了一个支付宝帐号,yetaai@gmail.com,专用于此次募捐。 后台关联的银行帐号也是专用帐号,杜冬劲,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帐号: 6225882117711728, 查询密码: 135791。各位可以通过招行网页上的大众银行察看余额和交易历史,监督款项使用。您也可以直接汇款给此帐号。

d, 给您的朋友发送电子邮件,让她/他们了解这个诉讼。甚至,和您的朋友讨论这个诉讼。如果您乐意,请和我联系,我愿意参加你们的讨论。

e, 阅读和转载本人的博客文章,欢迎发表评论。

f, 参加翠花小组,讨论相关问题,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uihua。

风险声明:我们看到,今天的中国,有很多类似这个诉讼的该行之事不可行,不该行之事大行。我们认为,关键还是我们缺乏公民社会的传统,导致某些社会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善恶难分所造成。所以,我们决定从小事做起,为各种有利于建立公民社会机制的事情,寻找更多支持者,包括财务支持,舆论支持,法律支持等等。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我们个人的政治风险,政府可能会认为我在非法集资,集会,或者干脆认定为颠覆国家政权。鉴于我们主观上没有这样的意图,为防止各种误解,我们声明如下,

a, 支持这个诉讼,可能对支持者个人产生风险,包括但不限于财产或资金的损失,违反相关法律的被追究,甚至政治道权(权利)的丧失,所以加入意愿者请自己的行为负责,请仔细考虑加入的意义,责任,和可能的后果。我们对于各种直接和简介的损失,概不负责,法律强制规定的除外。

b, 我们寻找支持的行为和言论,将保持公开。公开的内容,包括我的言论,行为的记录,计划,接受捐款的数目,使用捐款的目的和去向。 在诉讼结束后,结余款项将通过公开的方式,按比例返回捐款者或者根据捐款者的意向使用。

杜冬劲 网名:yetaai

电话:+86 135 6409 6137

电子邮件:yetaai@gmail.com

博客:http://yetaai.blogspot.com

2008年6月1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