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9 September 2007

卫生间侃台湾

打仗的东西是我所厌恶的,那肯定又是五毛党被一小撮极端分子劫持的结果。我不反对极端分子的存在,但极端分子能呼风唤雨就让人不知所措了。就像布什那个东西也在美国存在,然而他能第二次当总统,就让我对美国人民也恶心了。我不能预料这些事情的可能性,就武断地不谈这个吧。

  

一个论断,其实台湾除了经济算不错,也不是一个大脑发育很好的社区。基于这一假设,我觉得统一还是可以谈谈的。既然是谈,就干脆大声说,自己把自己当个东西没什么不好的。两岸统一的意义评价不了,只是从感情上说还是希望能如此。不过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能够发育成什么样子。如果遍地都是五毛党,那我们完全是在痴人说梦。

     

如果我们很多方面进步了,我的看法是两岸统一也只有不到五五开的机会。起码,

     

gmd和gcd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应该同等记录,228事件在碑文上应该如何表达应该有足够的说法。就像89的xs和shibing能同时进去的话最好。文人们应该好好耍耍笔杆子。

     

不能指望台湾象香港一样接受大陆的行政安排。联邦那种关系可能都还要弱化一点。

     

说道最后,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最重要,GFW诉讼连台湾电视台都要声援,我们自己到现在报名只有两个人,好像也太他妈那个什么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xe/

不过请当心上面的链接说不定会被河蟹。我最反对一些意淫的词,现在天天用他们,让我感觉自己真变态。

Post a Comment